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币圈资讯 >

新时代需要新资产:加密数字货币的黎明

2021-10-15 17:07币圈资讯 人已围观

简介 现在,随着技术和经济的飞速发展,以前的雇佣规则和经济政策都不再适用,我们为什么还对老旧的资产满怀信心呢...

?wx_fmt=png

现在,随着技术和经济的飞速发展,以前的雇佣规则和经济政策都不再适用,我们为什么还对老旧的资产满怀信心呢?

Robert Dirsch认真梳理了Percheron的鬃毛。Percheron是一只美国马匹,于20世纪末因体格强壮,更重要的是,愿意工作而获奖。

?wx_fmt=jpeg

宾夕法尼亚农村,一个阳光明媚的秋天早晨,德国巴伐利亚地区移民的儿子Dirsch正在享受风景如画的田园风光,他的家人世代养马进行耕作。

与他的父亲和祖父一样,Dirsch是一个勤劳的饲养员。他照顾的Percheron从东半球运过来留作种马。

虽然这份工作很辛苦,但Dirsch很喜欢马,他喜欢在农村与土地打交道的日子,就如同他的先辈们在巴伐利亚所从事的事业一样。

1890年秋天,在一个风景优美的静谧早晨,一个嘈杂、冒浓烟的铁疙瘩进入了宾夕法尼亚的斯特拉斯堡,立即引起了他的兴趣。

美国是一个创新之国。在短短40年间,Dirsch见证了国家的经济发展以及农业技术的进步。

他亲历了美国东部海岸城市迅速发展成工业强城。

他看到蒸汽机的发明,彻底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此后政府在全国修建了很多铁路。

自动化、工业化和现代化以势不可挡的趋势席卷全国。甚至是Dirsch养的马Percheron都是通过大型铁甲轮船跨过大西洋运到美国的。

虽然Dirsch在斯特拉斯堡看到第一辆汽车时最初有点担心,但很快就看到了汽车的潜力。

其他养马者强烈反对这台装置,他们认为在农业生产中使用的话噪音太大,烟雾太重,而且还不能载人,更不用说运载其他必需的农具了。

?wx_fmt=jpeg

但Dirsch也知道技术会不断发展。第一辆汽车是一个噪音巨大的金属怪物,烧油、冒浓烟,然而,最终它会像机器彻底改变制造业的方式那样改变农业发展。

那天晚上,Dirsch告诉他的妻子他在斯特拉斯堡所看到的一切,他告诉她他要开始将家族生意从养马变成制造农用汽车。

他的妻子担心地问道,

“我们对制造农用汽车了解多少呢?”

“如果不了解,有其他人知道吗?”

Dirsch公司成立时,结束了他们家差不多三代的养马生涯,Dirsch制造了第一批农用拖拉机。

老狗,老把戏

这让我们的现代如此奇特,特别是投资领域。

过去的祖祖辈辈教育我们,要过上美好生活,就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然后安安稳稳地在一家公司上班到退休。

作为回报,公司将保证我们的工作稳定、长久,老了以后有退休金可拿。

那时候,一个四口之家仅靠一份工资就可以过上非常惬意的生活。

然后,自此以后,一切都开始飞速发展。

如今,工作保障是一种特权,而非先决条件。

?wx_fmt=jpeg

早在1929年就开始有人排队购买汉密尔顿的票(图片来源:Keystone-France | Gamma-Keystone | Getty Images)

而在之后的数十年,大家受到的教育却是要节约用钱,用工作换来的报酬购买债券和股票,或者指数基金,正如S&P500(记录美国前500家公司的基金)那样,可以让我们过上非常舒适的退休生活。

毕竟,美国的跨国公司凭借其全球主导地位,几乎可以稳赚不赔,所以也是分享全球化这块肥肉的最佳途径。

一般来说,全球化对很多大公司的股价都有好处,尤其是美国的公司。

但全球化列车已经改道,或许不一定会脱轨。全球各地都出现了抵制全球化的情况,因为全球化不一定是国家的霸权,但一定是企业的霸权。

那最终会是谁的天下呢?

因为全球化让大公司能够获得最廉价的劳动力,把产品销往消费最高、收益税收最低的的地方,所以一家公司可以同时开设在任何地方,这与加密数字货币非常相似。

因为我们的利率政策一直是走降息路线,所以不可避免地掩盖了本来会更加明显的地理政治转变。

虽然美国在全球的地位发生了变化,但实际上是改变了美国公司的性质,以致于在许多情况下,美国公司只是一个头衔而已。

如果现在的美国公司的美国属性没有二十年前那么强烈,那会对美国公司的股价甚至美元本身又有什么影响呢?

美元走低

AG Bisset Associates描绘的一个反向情景被称为“美元走低”,表明由于美国公司的增长潜力日益有限,所以美元和美国股市可能相继走低-这种情况乍一看似乎不太可能。

一方面,完全根据统计资料得出的相关性可知,美元和美国股票历来呈相反走势-美元疲软使许多美国公司的出口在全球市场上更具竞争力,进而拉升美国公司的股价。

?wx_fmt=jpeg

(图片由Pixabay的Mediamodifier提供)

这种假设的唯一问题在于美国的制作业不如从前了。

尽管白宫采取一切措施来转变这种局面,但美国企业并没有转移他们的制造基地。只要其他国家劳工没有工会维权,能够且愿意工作更长的时间来换取低廉的报酬和福利,更重要的是因为自动化,美国企业就不可能转移他们的制造基地。

自动化是一种民主化的力量,一个小而富有经验的劳动力市场几乎可以把任何地区变成一个制造业强国。

而且,这样的例子触手可及,因为越南一直是特朗普与中国进行不明智贸易战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三星等大型制造商将其制造基地转移到了这些近海地区。

但是,美元走势如何呢?

尽管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家退出美元计价资产,但从政治和经济方面考虑,美元目前仍然是全球首选储备货币。

Brookings Institution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全球外汇储备市场上美元占比自2007年以来仅下降了2%,相比之下,欧元下降了6%。

但欧元的下降原因于人们对欧元地区的不满超过了美元的吸引力。

在同时期,日本日元和瑞士法郎的持有量上升,但在很少有好货币的情况下,美元是最“不坏”的选择。

像需要转移进程的邮箱一样,全球存储系统的转变不是马上就可以完成的。AG Bisset CEO Ulf Lindahl提出,全球主流货币变化周期为15年。

根据Lindahl针对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的货币流通的计算,在废除金本位的制度后,尽管美元自2018年4月开始复苏,但始于2017年1月的新一轮货币流通将会见证美元兑欧元和日元的衰落,在接下来几年的降幅将高达60%。这听起来很可笑,但如果Lindahl的猜想是正确的又会如何呢?

“一旦消除不可能之后,不管有多不可能,剩下的都是真的。”

- Arthur Conan Doyle

密切关注美元

因为养老金、家族理财室和其他大型金融机构手中的很多资产资产都是以美元计价,在美元资产贬值后对这些资产的冲击很大。

而这些投资者将投资组合从美元资产中转移出来的做法,可能会加剧美国股市的低迷。分析师认为,美国股市的低迷迟早都会到来,因为美国股市正处于150年来的最高水平,而且这还是在剔除通胀因素后的情况下。

大部分美国储户将退休组合资产放在股市,这会对他们的退休计划造成什么影响呢?

一些对这种逆向观点押注或至少持对冲态度的精明投资者已经大举买入黄金,将黄金的价格炒到1500美元以上,甚至超过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货币。

自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在10月初的一个周二暴跌500点,跌幅约2%后,黄金和比特币的价格继续表现出强劲的恢复力。

尽管比特币可能会跌破8000美元,但随着波动性和交易量的增加,人们对数字资产重新燃起的兴趣,将推动比特币突破8200美元。

如果“美元走低”真的发生了,投资者可能也会涌向日元和瑞士法郎,迫使美国公债收益率上涨,但还未发生。

?wx_fmt=jpeg

玩家会继续玩下去(图片来自Pixabay的Gerd Altmann)

但尚未发生的原因更多地是大家普遍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永远保持低利率的环境中。

然而,我们无法承受收益上涨的后果,因为收益上涨会导致所有资产缩水。正如国际清算银行向我们发出的警告那样,如果利率上升,很多“僵尸”企业难以偿还债务并维持经营。

随着利率的上升,不仅是经营不善的企业会倒闭,健康运转的公司也会破产,因为公司为了回购股票而积累了大量债务。

这就是为什么虽然美国企业面临的政治和经济风险不断上升,但美国股市和以美元计价的资产仍然居高不下,而央行除了推动这种不可避免的恶性循环的低利率外别无他法的原因。

这种情景会结束吗?

从逻辑上讲,这种情况不可能永远运转下去,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会结束。公司(简称为美国公司)投票时根本就没有认真经大脑思考。

安永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总部位于美国的《财富》全球500强企业数量从2000年的179家减少至121家,而总部位于中国的企业数量则从10家激增至119家。

这一转变代表了企业的未来增长预期,即品牌可能是美国的,但产品的产地和销售对象可能不是美国。

如果是这样,在新的时代,我们很多人都需要新的投资策略。

?wx_fmt=jpeg

21世纪初的人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图片由Pixabay的WikiImages提供)

正如汽车及其对世界的巨大影响在其首次推出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一样,加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自推出以来也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

尽管革命似乎在一瞬间就发生了,但革命背后的潜在动力通常已经酝酿了数十年。

当美国宣布脱离英国统治独立时,人们对不完美的英联邦的不满情绪已经持续了数十年。

签署《解放奴隶宣言》时,不公正的奴隶制和南北地区之间的根本分歧已经存在了几十年,直到在愤怒中打响南北战争的第一枪。

金融危机可能起因于雷曼兄弟投资银行的破产,但金融危机的原因早在整整十年之前就已埋下了伏笔,当时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将利率保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

革命的发生只是瞬间的事。但正如历史学家所预测的那样,如果深入研究,你会发现,革命的潜在诱因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

因此,尽管上一代人的投资策略可能对他们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在未来不一定有效。

在这种背景下,传统智慧不过是为“过去的好时光”提供了一些冰冷安慰而已。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过时的投资方式无法再产生以前的回报。

既然我们已经发明了汽车,我们就不可能再回到以草为食的马力交通工具上了,除非是宾夕法尼亚州的农村地区。但那又完全是另一回事。

如果你想掌握AXEL的第一手资讯,了解更多关于数据安全、区块链、IPFS和主节点技术的内容,欢迎关注AXEL的社交媒体。添加AXEL管理员(微信ID:AXEL_Network1)为好友,加入AXEL社区,与我们一起见证去中心化未来。

?wx_fmt=jpeg

Tags:

标签云

站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