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币圈资讯 >

NFT的法律性质及对其价值的影响

2021-11-08 12:52币圈资讯 人已围观

简介 | 作者:Charles Cheng 法学博士,Euterpe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 NFT(非同质化通证)在过去数年间获得了长足的发展,...

| 作者:Charles Cheng 法学博士,Euterpe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

NFT(非同质化通证)在过去数年间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尤其是自2020年以来,各种各样的NFT项目如雨后春笋涌现出来。然而,我们购买的NFT到底代表着什么资产、什么权利?NFT在法律上如何定性?它受什么法律管辖?这其中有很多直接影响NFT价值的基本问题需要找到答案。

NFT的一般法律性质

从技术上说,NFT就是一组存于区块链上的数据。其最大的特点就在于独一无二、不可彼此置换。正是由于这一特点,它多被用来证明特定资产的归属或信息的真实性。目前常见的应用场景包括艺术品、音乐、游戏、身份证明、金融文件和票务等。

虽然几乎所有的资产都可以通过NFT通证化,但NFT究竟代表什么、具有什么价值,取决于它所锚定的底层资产以及它和底层资产之间的关系。在很多情况下,NFT都只是一个所有权凭证,而非资产本身。我们在判断NFT的性质时,应当根据该NFT锚定的底层资产、应用场景、发行目的、对于NFT持有人权利的具体约定以及相关的法律强制性规定来具体分析,而不应脱离具体情况笼统地断言NFT就是什么或不是什么。

比如,一般而言,以NFT形式发行的演唱会门票或某个俱乐部的会员卡,其本质上是NFT持有者观看演唱会或享用俱乐部会员福利的权利凭证,是NFT持有者和发行者之间的合同法律关系的具体载体。而一个锚定数字艺术品的NFT,根据该NFT的技术细节以及该艺术品权利人在铸造和转让NFT时的具体陈述和保证,有可能是该艺术品的所有权凭证,也有可能仅是该艺术品的复制件。

另一个值得探讨的地方是,虽然NFT具有唯一性、不可替代性,但NFT并不必然等同于民法上的特定物。所谓“特定物”,在民法中是指具有自身单独特征、不能以其他物代替的物,或在交易中根据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其他事实具体指定的物。比如某一特定房产、某一特定地块、某一特定古董、某一特定车牌号码等。与“特定物”相对的“种类物”是指具有共同特征、可用度量衡来确定的物,或在交易中根据种类、数量、品质等一般性描述指定的物。比如货币、标准化产品等。

区分特定物和种类物的重要意义在于,二者在合同义务的履行、合同权利的救济等不少方面存在差异。一个显而易见的差别在于,如果是特定物发生灭失,则合同会出现给付不能的情形,而如果是种类物发生灭失则不存在给付不能,买受人可以请求对方继续履行给付义务。这就好像《蒙娜丽莎的微笑》原作如果被毁了,我们无法要求卢浮宫再变出一幅;而如果是《蒙娜丽莎的微笑》海报被毁了,我们自然可以要求卢浮宫再生产一批。

在通常情况下,NFT因其独一无二且不可置换的特性被认定成特定物的可能性较大。然而如前所述,NFT的性质与价值归根结底取决于其锚定的底层资产及其与底层资产之间的关系,因此在某些情况下,NFT也有可能属于种类物。比如锚定某一特定版权作品而铸造的一系列NFT,或碎片化NFT(Fractionalized Non-Fungible Tokens)。事实上,独一无二性是特定物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就像纸币每一张也都有独一无二的编号,手机也都有独一无二的序列号,但它们仍被认为是种类物。从这个角度来说,让NFT真正发挥其独特价值的应用场景还应是本身具有足够独特性的资产。

版权与NFT的价值

由于NFT被广泛地应用于音乐、视频、绘画、摄影、游戏、卡牌甚至“推特”文字等涉及版权的资产。正确认识NFT,离不开对版权制度的充分理解。

市场上一种常见的误解是获得版权作品的NFT便等于拥有了它们的版权。事实上,版权是一个集合概念,在其伞下有着多种权利类型。以音乐版权为例,一首歌通常含有“词曲作品”和“录音作品”两部分版权,分别涉及音乐本身的词曲,和经不同艺术家演录的版本。权利类型包含表演权、机械复制权、同步权、出版权等多种权利。而这些权利又往往分散在词曲作者、唱片公司、歌手、发行公司、版权集体管理组织等多种权利人手中。

获得一个NFT到底意味着获得了该NFT对应版权作品的什么版权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该NFT的铸造者享有什么权利,其在NFT铸造和/或转让过程中是否形成了转让某种权利的有效法律行为等等。如果NFT的铸造者本身就是该版权作品的唯一权利所有人,那么他是有能力通过NFT让渡该作品的完整版权的。但如果NFT的铸造者是通过版权许可或转让协议获得的版权,或者只是作品众多权利人中的一个,那么他能通过NFT转让出去的权利也仅限于其所拥有且有权转让的部分权利。

640?wx_fmt=jpeg

因此,拥有一个音乐NFT不等于自动就拥有该段音乐的版权,如果缺乏足够的权利转让行为,很有可能在法律上它与其他普通的MP3无异。它的所有者拥有的可能仅是该段音乐的复制件,以及收听该复制件的权利。在这种情况之下,且不说该NFT的购买者无权通过NFT获取这段音乐所产生的版税收入,他甚至无权在公开场合播放这段音乐。

正是基于版权的复杂性,以下这些方面都会对版权作品NFT的价值产生重要的影响,值得NFT购买者关注。

第一 ,版权作品NFT的权利情况。包括铸造者对该作品有什么样的权利,以及第三方对该作品有什么权利。比如铸造者是否是该作品的创作者?是否有其他合作者?是否有制作公司、发行公司对该作品享有权利?该作品是否给了第三方独占授权?需要注意的是,版权作品的创作者有时也不一定必然就是该作品的所有者。比如某些唱片公司的签约艺人,他们的作品可能就属于职务作品。此外,有些NFT锚定了古代字画,比如《蒙拉丽莎的微笑》,或者《千里江山图》。这些作品已经过了著作权保护期,严格来讲,它们除了署名权仍然归原作者所有,其他的著作权已经不再属于原作者了。

第二 ,NFT的权利转让范围或许可类型。目前市面上很多NFT都只是版权作品的复制件,而版权人仍然保留了该作品的全部版权。在这种情况下,该版权作品后续是否被第三方使用、开发或复制,NFT的购买者很难控制。而另一方面,NFT购买者对于该版权作品的使用则可能受到限制。比如,NBA Top Shot就明确禁止其NFT购买者对其NFT锚定的多媒体材料进行商业化使用。

第三 ,NFT权利的可实现性。比如,有一些NFT以智能合约的形式使NFT的铸造者在NFT的每次后续出售过程中都能获得一定比例的版税。然而,这种二手交易产生的版税只有当NFT的交易发生在其所发布的链上才能被自动收取。否则,这一机制难以生效。在很多国家,这种在后续出售中收取版税的权利并不受到法律的保障。如果NFT的铸造者因技术原因无法完成这种版税的收取,那么他们也难以通过法律程序来实现这一目标。

第四 ,NFT的侵权风险。一个NFT可能会涉及多种版权元素,比如音频、视频、图像、文字。NFT的购买者应该确认这些版权元素不涉及侵权和盗版。因为NFT的底层资产往往储存在中心化的数据平台,如果NFT所锚定的底层资产因为侵权等原因遭到删除,那么这个NFT也将不再有价值。

第五 ,对NFT稀缺性和真实性的验证。理论上讲,同一个版权作品之上是可能同时存在几个NFT,且都宣称自己才是真实或唯一的。而无论是该版权作品可以继续铸造其他更多的NFT从而破坏其稀缺性,又或是该NFT并不能代表版权作品之上的权利,都将使该NFT的价值遭到损失。购买者需要注意区块链并不能完全解决这些权利和真实性验证的问题。他们依然需要依靠链下的手段,如审查法定权利凭证、合同文本等加以确认。

NFT证券及金融衍生品的关系

在美国法的框架下,目前市面上很多NFT,尤其是仅作为艺术品所有权证明的NFT被认定为证券的可能性相对较小。但并不能断言所有的NFT都没有被认定为证券的可能。比如碎片化NFT就呈现更强的证券特征。

一个NFT是否属于证券,霍威测试仍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标准。这包括是否存在资本投入,所涉资本是否投入同一个共同事业,投资人是否期待因此投资获得收益,以及该投资收益是否仅赖于发起人或第三人的经营努力。

如果属于证券,那么NFT的买卖就需要遵从证券法的相关规定。这就涉及NFT发行和买卖的登记及豁免登记、虚假陈述、操纵市场、内幕交易、合格投资人、经纪、交易所等各种法律问题。

640?wx_fmt=jpeg

此外,作为一种数字资产,NFT还可能会进入美国《商品交易法》的治理范围。《商品交易法》将其管辖下的“商品”定义为“协议未来给付的货物、物品……服务、权利和利益”。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对于符合《商品交易法》定义的商品、金融衍生品以及部分衍生品市场的参与者和基础设施具有管辖权。CFTC对于比特币等数字资产和虚拟货币的动向一直保持关注,并且认为自己对涉及衍生品交易、欺诈或市场操纵的数字资产具有管辖权。

如果在特定交易结构下的NFT被认定为《商品交易法》下的“商品”或“金融衍生品”,那么NFT的市场参与者应当避免出现内线交易、市场操纵和欺诈性交易等危害金融秩序的行为。关于衍生品交易,《商品交易法》还有各种诸如资质、信息披露和登记注册之类的规定,也值得相关的市场参与者关注。

总而言之,面对着快速发展的NFT行业,各国法律和政策仍有很多需要明确之处。关于NFT的法律分析也应当因时因地根据其应用场景、使用目的和交易结构等因素具体展开。随着关于NFT的法律治理框架的逐渐清晰明朗,NFT行业也将享受有序与健康发展的长期制度红利。

参考文献

1.Johns Day, “NFTs: Key U.S. Legal Considerations for an Emerging Asset Class,” April 2021.

2.Adam Chernichaw, PratinVallabhaneni, Shobha Lizaso, “The Rise of NFTs – Opportunities and Legal Issues,” April 2021.

3.David C. Eisman Stuart D. Levi Mana Ghaemmaghami MacKinzie M. Neal Theo Sedlmayr. “Nonfungible Tokens and the Music Industry: Legal Considerations,” March 2021.

4.Usman W. Chohan, “Non-Fungible Tokens: Blockchains, Scarcity, and Value,”Critical Blockchain Research Initiative (CBRI) Working Papers, 2021

5.Gibson, Dunn & Crutcher LLP, “Media, Entertainment and Technology Litigation Update-Non Fungible Tokens (NFTS), ”April 2021.

6.Hilary McDonnell, “The Unknown Legal Future of the Art Market’s New Favorite Medium: Non-Fungible Tokens,” April2021. 

Euterpe:全球领先区块链原创生态、去中介版权平台,为您提供视听盛宴,还能领取丰厚奖励。欢迎加入我们!

官网:http://eut.io/

Twitter:@eut_io

Telegram:https://t.me/joinchat/ddaaF9J0JT82YTg1

Tags:

标签云

站点信息